鲸。

我偏爱的那片蓝,消失无边际蔓延,虽然看不见,它也有尽头,那是地平线。

回到顶部


牆壁上的無題/陳可抒

我掛在一堵灰白色的牆上
只有風能夠伸出雙手
撫摸我
輕輕晃動我嘴脣旁邊的野花
那時候我多愛你啊

那時候,簡直快要碎了
沿着一條青石板路
隨便就能走向海邊
青而泛藍的海水
現在都被零散的石子鋪滿
也仍然有人進行傍晚的散步
卷毛狗在前面跳躍
它發現了一個公園的施工現場

於是這裏所有的故事都將要湮滅
當你撫遍此處所有的欄杆
卻沒有人注視你
緩緩踱回低矮的門檐
面前只有一堵青白色的石灰
你對自己說
這麼多年了
這麼多年了
碎屑如眼角膜一樣在肩膀上掉下來
我住在黑色的沙發裏
無力的看着
微風經過花莖
它使你感到難過
我一明一暗的遺容

评论
©鲸。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