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。

我偏爱的那片蓝,消失无边际蔓延,虽然看不见,它也有尽头,那是地平线。

回到顶部




       他突然激动了,“黄小仙儿,真不明白么?我们两个人是一不小心才走到这一步的?你仔细想想,在一起这么多年,每次吵架,都是你把话说绝了,一个脏字都不带,杀伤力却大的让我想去撞墙一了百了,吵完之后,你舒服了,想没想过我的感受?每次都是我自己舔着脸跟狗一样自己找一个台阶下!你永远趾高气昂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这一段楼梯,我已经灰头土脸的走到最下面了,你还站在最高的地方,我站在这下面,仰视你,仰视的我脖子都断了,可是你从来没想过,全天下的人,难道就只有你有自尊心么?我要不然就一辈子仰头看着你,或者干干脆脆的转过身带着我的自尊心接着往前走。你是变不了了,你那个庞大的自尊心,谁都抵抗不了;但我不一样,小仙儿,我得往前走。说这么多,你明白了么?”

       我还是不明白。
    
  一阵沉默,我在心里组织着各种各样能打破沉默的语言,但最后从我嘴里冒出来的,却是这样一句话:“我自己能回家了,你走吧。”
    
  我们两个人,中间相隔一米远,唯一的交流就是这要人命的沉默。
    
    终于,他挥挥手,拦了一辆出租车,然后打开车门,靠在车边,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    
  我机械的说,“好”,然后真的不由自主的,又微微仰起了头。
    
  他俯身钻进车里,车缓缓向前开动。
    
  深夜里一片寂静的景山街道上,我看着出租车在我视线里越变越小。
    
  我突然明白了他刚刚说的话。
    
  我追了上去,跑的飞快。
    
  我要追上那辆车,我有话要跟他说。我要问他,我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你可不可以在下面,再等我片刻?我令你没有尊严的一步步走了下去,为了惩罚我,我甚至愿意一路滚到你脚边,从此和你平起平坐,你能不能再等等我,前路太险恶,世上这么多人,唯有你是令我有安全感的伴侣,请不要就这么放弃我,请你别放弃我。
    
  我一定要对他说。
    
  我不再要那一击即碎的自尊,我的自信也全部是空穴来风,我能让你看到我现在又多卑微,你能不能原谅我?
    
   求你原谅我。
    
    我一路追,一路拼命的喊着停车,眼泪大剂量的流着,我知道,我像个疯子,这不是我本意,但我无能为力。

        前面有个红灯,出租车缓缓停下来了。
    
  我看到了希望,于是更加奋力的向前跑去,可就在这时,有人自身后抓住了我的肩膀,一把将我拽住了,我猛一趔趄,差点儿栽倒在地上。
    
  我愤怒的转过身,看到了一脸平静的紧抓着我胳膊的王小贱。
    
  我拼命挣脱他的手,连哭带嚷:放开我!没时间了,你丫放开我!……”
    
  王小贱松开了我肩膀,但我还没来得及接着追,他突然一反手,实实在在的,干脆利落的,抽了我一个耳光。
    
       
  我耳朵里嗡的一声。
    
  激流的血脉也一下子暂停流动了片刻。
    
  王小贱冷静的盯着我,然后轻声问道,“醒了么?”
    
    
  我能听到万籁俱静的宇宙里,一辆出租车缓缓驶去的声音,那声音消失的钝重而缓慢,那声音彻底湮灭在一个我永远都无法进入的黑洞中。
    
  我沉默了很久,然后终于止住了失控的痛哭,看着王小贱,轻声说,“谢谢。”
    
  尤瑟纳尔说过一句我一直觉得无比刻薄但又无比精准的话:世上最肮脏的,莫过于自尊心。
    
  此刻我突然意识到,即便肮脏,余下的一生,我也需要这自尊心的如影相随。


--  《失恋33天》

评论
热度(1)
©鲸。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