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。

我偏爱的那片蓝,消失无边际蔓延,虽然看不见,它也有尽头,那是地平线。

回到顶部

鹰婕Jane:

<北海梦话>II


内心细腻有时候会带来自我损伤,

但是却好像侥幸多活出好几个世界。

·


执着与深情也并不是完全褒义的存在。

如果方向错了,对他人造成困扰,那么都只是骚扰。

人都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全能与伟大。

己所欲,也勿施于人。

·


在安静的时分里,看到自身的懦弱。

是酒精、甜品,抑或者一片广阔的风景都无法完成自我激励的懦弱。

但就在这一份恐惧里,也看到了珍惜。

对立面往往是很有趣的东西,双方比重的拉锯更改,

会让人做出截然不同的举动。

·


带去北海的明信片,最终一张都没有寄出。

其实遇见邮筒好几次,但好像并没有太想说的话,也没有特别挂念的人。

于是就继续心无旁骛地漂游此地。

如果我不主动的话,别人都找不到我——

想到这个居然莫名地开心。

·


一年前说得出口的话,做得出来的事,现在倒是都没办法了。

跳跃过一段轻狂,懂得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。

从去年的轰隆漂荡到今年的安静内敛,

内心轨迹其实与行为轨迹是一致的。

往回看也并没有什么幼不幼稚,

只觉得时间在走,我也在跟着流动。

像那句歌词所唱,

“生命宛如静静的/相拥的河/永远天长地久”。

·


与人去唱K,最好的情形是,你点的歌刚好对方都会。

多人唱K总好像轮不上你,心爱的曲目也一不小心就被别人唱了。

两三个人就足够。两个人的话,两个话筒也刚刚好。

有时唱累了,休息一会儿,让对方唱,

但心里流淌的旋律歌词都可以共对。

·


念想都是一闪即逝的流星。

此刻无视它,或者想着呆会儿再记下来,可能之后就再也回忆不起。

随手能触碰到小小的日记本,让我感觉安全。

感官打开,及时把心里的话记录下来,我知道这是因为害怕错过。

即使最终无论如何都会丢失与消散,至少我抓住了某些枝节。

作为记忆的凭证,一小段枝桠就已经藏着一整棵大树。

·


回忆有着微妙细腻的纹路,

是迎着光脖子上几近透明的细小绒毛,

是漆黑海滩上难以辨清的干枯木桩,漫过脚丫冰凉的海水,

还有听得人恍恍惚惚以为在做梦的海浪声。

漆黑夜空底下,坑坑洼洼寻找一片海。

以为尽头已到,海水就在那里。走近才发现,尽头还在未知的地方。

眼前所见只有微微的亮光。

一个小小的人站在那里,像一帧孤独飘渺的电影画面。

广阔而寂寥,形同宇宙洪荒。

眼前的黑暗像黑洞的开端,仿佛越往海的深处去,

黑暗就会有更高的浓度一样。

大概我还没有从八个小时的车途中缓过神来,

置身于那样的黑夜大海,只觉得自己身处梦境。

这里仿佛是这个世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。

急驶的漆黑夜路中,我指着右边星星点点的城市繁华说,

“你看,世界离我们好远”。

·


Photos taken by Mok.



评论
热度(294)
©鲸。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