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。

我偏爱的那片蓝,消失无边际蔓延,虽然看不见,它也有尽头,那是地平线。

回到顶部

鹰婕:

<浮光>


昨天在多日奔波中终于偷得空闲,

背着电脑出来,只想找一处清静的地方,

坐下来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。

外出时下着雨。

风里雨里透着南方冬天那种寒寒的刺骨。

我撑起那把陪我走了三年的伞,一头扎进凛冽里。


面包店刚出炉的葡挞,买了一个。

入口香脆,甜腻,味道倒是怎么也不似那时,

入口时尤如惊鸿,瞪大了眼睛,

而后又想眯上眼,细细回味。


前天晚上跟几年未见面的朋友去唱歌喝酒。

一瓶红酒下肚,两个人都微醺得不想开口说话。

只自顾自地回忆。

凌晨一点多,车行在高速路上,抛锚了。

于是站在路边撑着伞,跟她讲起之前的故事。

下着雨的冬夜,

微醺的气息被冷风吹得渐散,

语调平静,带着笑意,

像回忆一个遥远又美好的故事。

那些曾经偷偷做过的努力,

那些曾经因为太珍惜而不肯开口的情谊。

她听着,说,

以前那么小的一件小事,那么细的一个细节,

你都记得那么清楚。那是真的在意。


后来我们都学会,

看一个人爱不爱,要看眼神里的东西。


如果连眼神也是躲躲闪闪,那是因为考虑得太多,

做不到不顾一切,做不到奋不顾身。

毕竟我们过往都有伤痕,

又已经给自己披上嘻笑嗔痴看似刀枪不入的皮囊,

以为有了皮囊就可以活得不那么艰难。

都是带刺的仙人掌啊。

但内心其实多是脆弱,

就像仙人掌内里,其实是鲜嫩的汁肉。


但爱情有时候就是需要你奋不顾身,

纵身一跃,沉入海底。

之后看到海里是另一番你没有想象到的世界。

有美丽,有凶险,无论如何都是一段自我修炼的旅程。


后来车修好了,开在宽阔的路上。

我半眯着眼,她靠在我肩头。

高低错落的路灯一如逝去的风景,又如明亮的星,

并不孤独地点缀在漆黑夜空里。

我说,多像《后会无期》里面的某些场景。

她说,嗯,是啊。


三年前我们铭记对方告诉自己的故事。

在北京,在天津,

都记住了那个故事里面主角的名字。

两年前因为她的婚礼,在太原,

我们又互相记住了另外的名字和故事,

这一次在广州见面,又已经是全然不同的人生场景。

那些曾经被时时提起的名字,都被淡忘,淡忘,

故事也都走远,走远,一 一走远。

好像宇宙运行,周而复始,

全世界都像是倒退闪现的模糊影像,

唯有我们此身,此刻,真实不虚。


问,你还记得***吗?

记得啊,肯定记得啊。

是的,都还记得呢,

但生活总是比记忆先走一步。永不回头。


于是我在寒冷的广州冬季里,

翻出那时在上海的夏秋。

照片自带温度,气候,感情浓度。

早该相信照片甚过言语。

毕竟言语苍白,说或是不说,全凭一幅心理地图。

但是照片里不昭自明的细微太多了。


陈奕迅唱的《沙龙》里,有这样的歌词。

对焦/ 她的爱/

对慢了/ 爱人会失去可爱/

记低/ 这感慨/

世事变/ 有没有将你淹盖/

只一格/ 经典的偶遇已不再/

尽量框住目前/ 大概/

留住/ 温度 速度 温柔 和 愤怒/

凝住/ 今日怎样好/

捉紧/ 生命浓度/

坦白流露/ 感情和态度/

留下浮光/ 掠影飞舞/ 



评论
热度(253)
  1. 止于至善⭐鲸。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鲸。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Sim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©鲸。 | Powered by LOFTER